電影《屋頂上的提琴手》The Fiddler on The Roof

undefined

這是這禮拜我和我妹一起看的電影,

整體感覺還不錯~很歡樂的氣息。

懶的寫心得,就簡單和大家分享這部電影裡我喜歡的歌曲。


這是其中我喜歡的片段《 If I were a Richman》

電影介紹:

從西元前700多年至1948年,流亡世界各地二千餘年的猶太人,可以維持種族不滅所依賴的就是文化與傳統,如宗教與婚姻的習俗等。電影「屋頂上的提琴手」(The Fiddler on The Roof) 就敘述這樣的故事。

劇中的父親泰維與其太太及五個女兒居住在一個烏克蘭南方猶太人的村落安拿提卡夫,安居樂業,過著傳統的猶太生活,而平日泰維對女兒敦敦 教誨的就是猶太人的文化與傳統。然而因為 沒有國家的保護,村中的猶太人必須忍受當地蘇聯警察的欺壓,並被視為二等民族。猶太傳統的男婚女嫁是需透過媒朔之言,並由父親同意才可。勤奮但不富有的泰 維為了讓女兒們將來有較好的生活環境,遂答應村中富有的屠夫伍拉薩的要求將大女兒賽朶嫁給他,二人在家中相談甚歡,繼而相偕至小酒吧慶祝,並向酒吧中的猶 太朋友們宣佈此項喜訊,眾人欣喜若狂,開始唱傳統歌謠及跳傳統舞蹈,此時酒吧中的烏克蘭人欲加入慶祝,卻為猶太人拒絕,在一些人的湊合之後,原本互不往來 的雙方,一起唱歌跳舞同樂。導演在此處將猶太民謠與烏克蘭(其實是俄羅斯)的獨特唱腔的歌曲結合在一起,並將二個民族的傳統舞蹈結合,舞者以自己的傳統舞 步時而單獨跳,時而相互在舞蹈隊形中穿梭,不但精采而且融洽,這是全劇最精采的二幕之一。

之後,賽朶不同意嫁給屠夫伍拉薩,反而選擇自由戀愛的對象,貧窮但有抱負的裁縫師麥妥,這樣的做法因強烈違反猶太傳統,受父親泰維極力反對,泰維在反覆思考後及經過一番掙札後答應女兒的要求,亦表現了泰維的明智與猶太人的智慧。全劇最精采的第二幕,就是麥妥與 賽朶的婚禮,在加布里德‧馬利(Gabrid Marie)作曲的「金婚曲」(The Golden Wedding)配樂下,全村的人皆來參加歡樂的婚禮,唱歌跳舞,村民跳了一首以猶太民謠改編的「水瓶舞」,令人驚嘆,婚禮中村民對傳統與時代潮流產生矛盾間的對話與權宜接受,亦令人印象深刻。然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在婚禮中父親與母親唱的一首歌,也就是目前聞名全世界的本片主題曲「日出日落」(Sunrise Sunset,歌詞中充分流露 父母親對子女的親情及猶太民族的智慧:

Is this the little girl I carried?

Is this the little boy at play?

I don’t remember growing older, when did they?

When did she get to be a beauty?

When did he grow to be so tall?

Wasn’t it yesterday when they were small?

Sunrise, Sunset, Sunrise, Sunset,

Swiftly flow the days;

Seedlings turn over night to sunflowers,

Blossoming even as we gaze. 

Sunrise, Sunset, Sunrise, Sunset,

Swiftly fly the years;

One season following another,

Laden with happiness and tears.

What’s words of wisdom can I give them,

How can I help to ease their way?

Now they must learn from one another day by day.

They look so natural together,

Just like two newly weds should be,

Is that all kind of peace and stood for me.

肚肚小姐說:這是了解猶太民族的文化、習俗、民謠與智慧的好電影。

(P.S.因為這是有點久以前寫的文章,已不知電影簡介出處,請見諒。2016.05.24)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